第一个马拉松。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一大早先起床摸黑吃了两个 peanut butter cups,估摸着热量应该够了。想了想又吃了三根香蕉抵饿…可惜忘了喝点咖啡,据说咖啡因能提高一些成绩。

10月的芝加哥还是有点冷的。之前并没有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跑过,所以经验什么的一概欠奉。从家里出发之前估计了一下,感觉穿短袖短裤并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就轻装出发了。结果比赛当天早上出门就被芝加哥的大风教做人……

事实证明还是需要穿多一点的。我看到等待的人群里的奢侈派选择穿的严严实实的进场,出发前、或者出发后两英里内把外套裤子脱了当场扔掉;节俭派们选择披着各式的一次性挡风道具,从大型无纺布口袋到塑料雨衣不一而足。而我只能在寒风中默默地一边抖着一边听旁边的大伯搭讪两个风韵犹存的大妈。

就这样抖到了出发的时间。因为天冷,早上喝水又多,尿意一直很强,从起跑开始就一边慢跑一边左右张望厕所:跑完了第一英里,没有…不知道是一英里半还是第二英里的时候终于出现了。整个人终于变轻松,可以以正常的状态继续了。

虽然风超大,又冷,但一直到半马都跑的很轻松。后来看成绩,这个半马是我跑的最快的一次。我一直没有跑步听东西的习惯,所以持续胡思乱想。想到之前在哪儿看到说马拉松就是半马的热身加半马的比赛,想想大概是没错。

半马之后开始有疲劳感,不过还行,还能跑的那种。也逐渐从高楼大厦的阴影里跑到有太阳晒到的地方,身上终于开始有点暖和了,但依然没感觉有出汗。伸手摸了摸,倒是能摸到有一层凉凉的汗贴在身上。之前每个补给点我都会喝半杯佳得乐 endurance 运动饮料,喝到整个胃都是凉的,都快扭曲了,印象中前面应该有发佳得乐软糖和能量胶。

不记得是15还是16英里的地方拿到了软糖,软糖的好处是不用边吃边喝水,但在嘴里嚼着还是会影响呼吸的节奏。于是走了一小段,边走边把一条软糖都吞了下去。继续跑了一段,拿到的能量胶也如法炮制。

后面就一直到20英里左右的地方,唯一的感觉就是累。之前还一直担心速度和心率,有时候心率太快的时候降速控制一下,但到这个时候,感觉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挪腿,心率就完全达不到危险区。其他的倒还好,腿和脚也没有明显的疼痛,小腿前侧的肌肉有点紧张,但还不到抽筋的地步。我印象中路线图上有说这一段有能量胶和软糖,但我一直没有在补给站见到过,只拿到了几截很硬的香蕉。

再往前跑,到23英里左右小腿肌肉和脚觉得疼了。补给站的东西却越来越少,直到连运动饮料都没有了,只有清水。我的速度越来越慢…稍微估算了一下时间,即使是龟速往前走也能在关门之前走完。但不管怎么样还是想快一点的…

大概不到24英里的位置5:30的兔子追上了我,还跟着一大群人。出于本能跟着他们跑了一小会儿,发现他们跑一段快走一段的节奏还不错,于是也加入了那群人里面。就这样一直到过了25英里路标的位置,感觉体力上实在是跟不上了。先走了一小段路积攒体力,心想剩下一英里不管怎么样也要以跑步的姿势跑完。

最后一英里应该是所有人最难熬的一段路吧,一小段路里连续有一英里、一公里、800米、400米四个路标,路边加油的人群也明显变多了。我之前就被教导过最后临重点的位置会有一小段明显的上坡,果不其然…

上坡跑完拐了个弯就是终点线了,到了这个点儿反而没有了特别的感觉,跑过了终点线我还惯性地往前继续跑了几十米才停下来。这才感觉到整个人走路的姿势特别拧巴——从髋关节开始膝关节踝关节都有疼痛感,小腿肌肉非常疲劳,脚也疼,偏偏眼睛能看到的距离里都没有能坐下休息的地方。就跟僵尸一样往前挪着,一路上被披上了保暖的铝箔披风,被塞了一些食物,被挂上了奖牌,被塞了一瓶水,路过啤酒的地方我没敢要,怕挂在当场=_=

于是就这样跑完了。

忘了全金的哪一季里相良宗介被吐槽可以无伤在地雷区跑完全程马拉松。想了想,我至少可以摸到一点儿那个男人的边儿了。

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