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

感觉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但又快速滑过的一年,所幸不算是完全虚度。


三月在阿拉斯加呆了两个星期。
在远离人烟的山里见到了特别漂亮的极光;在起点看了 Iditarod 的启程;在 Anchorage 旁的 Flattop 上爬了一个特别陡的坡。
下次再去阿拉斯加的话考虑尝试一下一天以上的 hiking 和四到五天的 dog sledding tour.

五月报名了本地的一个健身班并坚持至今,拿铁生涯从此展开…

六月去了一次 Bar Harbor 和 Acadia 国家公园,算是 Fallout 4 DLC 的现实补完。整体上来说 Far Harbor 还是挺还原实际的。

同是六月,在缅因尝试了一下 tandem 跳伞,感觉还不错,因为自由落体的时候没有参照物的关系,除了临跳前从飞机上看地面有点腿软之外,我这个恐高患者反而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希望 2017 年能拿到 solo jump 证。

十一月感恩节假期正好碰到打折的机票,于是去盐湖城“圣地”度过了整个假期。作为一起刷过 “Book of Mormon” 三遍的两人,这基本是一趟欢乐的吐槽之旅。


2015年底加入 A 社,到现在算是经历了完整的一年再加上一点时间。

认识的人离开了好几个,加上 A 社自己招聘冻结,有种自己渐渐独来独往的感觉。既不愿意介入四五十岁那帮中国人每天房子孩子种菜的日常午餐话题,也没兴趣加入美国人喝啤酒扯淡聊天的 “happy hour”,我觉得保持现在的距离就挺好。

意识到所有的烦恼都只是来源于自己能力和勇气的不够,而这两样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提高的。虽然听起来跟日漫中二主角的加油致辞一样,但还是希望一年之后的今天能看到自己的变化吧。


新年第一天的晚上,在 New Hampshire 的山里看满天的星星,或明或暗的星星填满了夜空的每一个空隙。跟星星的距离相比,人类渺小到了可以忽略的地步。


Fin.